好心情说说吧,你身边的情绪管理专家!

好心情说说专题汇总 心情不好怎么办

励志的句子

杰出的诗人为千百年来人们所敬仰!脍炙人口的绝句古诗,为历代世人争相传诵,记住这些经典,让我们的前行路更宽更平!J458.com为您倾情整理《望海潮·洛阳怀古》,希望对您有所启迪。

梅英疏淡,冰凘溶泄,东风暗换年华。金谷俊游,铜驼巷陌,新晴细履平沙。长记误随车。正絮翻蝶舞,芳思交加。柳下桃蹊,乱分春色到人家。
西园夜饮鸣笳。有华灯碍月,飞盖妨花。兰苑未空,行人渐老,重来是事堪嗟!烟暝酒旗斜。但倚楼极目,时见栖鸦。无奈归心,暗随流水到天涯。

解析
此词一题洛阳怀古,非是。词中提到金谷、铜驼等地,系虚似洛阳、实写汴京,虚虚实实,乃有忧谗畏讥之意在焉。前三句梅花渐稀,冰河解冻,年华暗换,又到早春时节,然后引起对往事的回忆。全词结皆抚今,中间插入追昔内容。记忆越是美好,越是富于情趣,眼前景越是难堪,词意也越耐咀嚼。

赏析
此词不止于追怀过去的游乐生活,还有政治失意之慨叹其中。有一年早春时节,作者重游洛阳。洛阳这个古代名城,是北宋的西京,也是当时繁华的大城市之一。词人曾经这里生活过一段时期,对此地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词人旧地重游,人事沧桑给他以深深的触动,使他油然而生惜旧之情,写下了这首词。
上片起头三句,写初春景物:梅花渐渐地稀疏,结冰的水流已经溶解,东风的煦拂之中,春天悄悄地来了。“暗换年华”,既指眼前自然界的变化,又指人事沧桑、政局变化。此种双关的今昔之感,直贯结句思归之意。
“金谷俊游”以下十一句,都是写的旧游,实以“长记”两字领起,“误随车”固“长记”之中,即前三句所写金谷园中、铜驼路上的游赏,也同样内。但由于格律关系就把“长记”这样作为领起的字移后了。“金谷”三句所写都是欢娱之情,纯为忆旧。“长记”之事甚多,而这首词写的只是两年前春天的那一次游宴。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花园,洛阳西北。铜驼路是西晋都城洛阳皇宫前一条繁华的街道,以宫前立有铜驼而得名。故人们每以金谷、铜驼代表洛阳的名胜古迹。但词里,西晋都城洛阳的金谷园和铜驼路,却是用以借指北宋都城汴京的金明池和琼林苑,而非实指。与下面的西园也非实指曹魏邺都(今河北临漳西)曹氏兄弟的游乐之地,而是指金明池(因为它位于汴京之西)同。这三句,乃是说前年上已,适值新晴,游赏幽美的名园,漫步繁华的街道,缓踏平沙,非常轻快。
因忆及“细履平沙”故连带想起当初最令人难忘的“误随车”那件事来。“误随车”出韩愈《游城南十六首》的《嘲少年》:“直把春偿酒,都将命乞花。只知闲信马,不觉误随车。”而李白的《陌上赠美人》:“白马骄行踏落花,垂鞭直拂五云车。美人一笑搴珠箔,遥指红楼是妾家。”以及张泌的《浣溪沙》:“晚逐香车入凤城,东风斜揭绣帘轻,慢回娇眼笑盈盈。消息未通何计是?便须佯醉且随行,依稀闻道太狂生。”则都可作随车的注释。尽管那次“误随车”只是无心之误,但却也引起了词人温馨的遐思,使他对之长远地保持着美好的记忆。“正絮翻蝶舞”四句,写春景。“絮翻蝶舞”、“柳下桃蹊”,正面形容浓春。春天的气息到处洋溢着,人这种环境之中,自然也就“芳思交加”,即心情充满着青春的欢乐了。此处“乱”字下得极好,它将春色无所不至,乱哄哄地呈现着万紫千红的图景出色地反映了出来。
换头“西园”三句,从美妙的景物写到愉快的饮宴,时间则由白天到了夜晚,以见当时的尽情欢乐。西园借指西池。曹植的《公宴》写道:“清夜游西园,飞盖相追随。明月澄清景,列宿正参差。”曹丕《与吴质书》云:“白日既匿,继以朗月。同乘并载,以游后园。舆轮徐动,参从无声;清风夜起,悲笳微吟。”又云:“从者鸣笳以启路,文学托乘于后车。”词用二曹诗文中意象,写日间外面游玩之后,晚间又到国夫人园中饮酒、听乐。各种花灯都点亮了,使得明月也失去了她的光辉;许多车子园中飞驰,也不管车盖擦损了路旁的花枝。写来使人觉得灯烛辉煌,车水马龙,如目前。“碍”字和“妨”字,不但显出月朗花繁,而且也显出灯多而交映,车众而并驰的盛况。把过去写得愈热闹就愈衬出现在的凄凉、寂寞。
“兰苑”二句,暗中转折,逼出“重来是事堪嗟”,点明怀旧之意,与上“东风暗换年华”相呼应。追忆前游,是事可念,而“重来”旧地,则“是事堪嗟”,感慨至深。此时酒楼独倚,只见烟暝旗斜,暮色苍茫,既无飞盖而来的俊侣,也无鸣笳夜饮的豪情,极目所至,已经看不到絮、蝶、桃、柳这样一些春色,只是“时见栖鸦”而已。这时候,宦海风波,仕途蹉跌,也使得词人不得不离开汴京,于是归心也就自然而然地同时也是无可奈何地涌上心头。
此词的艺术特色主要是:其一,结构别具一格,上片先写今后写昔,下片先承上写昔后再写今,忆昔部分贯通上下两片。其二,大量运用对比手法,以昔衬今,极富感染力。

j458.cOm更多绝句古诗延伸阅读

山坡羊·洛阳怀古


天津桥上,凭栏遥望,春陵王气都凋丧;树苍苍,水茫茫,云台不见中兴将。千古转头归灭亡。功,也不久长,名,也不久长。

赏析
《山坡羊·洛阳怀古》有可能是张养浩去关中救灾途经洛阳时所写。洛阳是一座有名的历史古城,东周、东汉、曹魏、西晋、隋炀帝、武则天等先后以此为都,宋以前的许多王朝也曾以此为陪都,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《山坡羊·洛阳怀古》的前六句,写作者在九朝古都洛阳的天津桥上依栏远望,追念曾经叱咤风云、建立东汉王朝的刘秀以及他的功臣们,流露出一种低沉哀惋的调子。天津桥,故址在今洛阳旧城西南,隋唐皇城正南洛水上。它建于隋大业年间,用铁锁连结大船,南北夹路对起四楼。隋末焚毁,唐宋屡次改建加固。它曾是洛阳的一个繁华的名胜之地。作者来到天津桥上,俯视桥下,洛水滚滚不息地向东流淌着,抬头远望,春陵的王气已丧失不见。“春陵王气”是关于刘秀的历史典故。《后汉书·光武帝纪论》载:“后望气者苏伯阿为王莽使至南阳,遥望见春陵郭,唶曰:‘气佳哉!郁郁葱葱然!’”春陵,是个县名,当时属南阳,故址在今湖北枣阳县。汉光武帝祖父春陵侯刘仁曾迁封于此,故名。望气,是古代方士的一种占侯术,认为望云气可以预知祸福吉凶。这是靠不住的骗人把戏。苏伯阿望见的春陵的“佳”气,“郁郁葱葱”,按照方士的说法,即是一种王者之气,预示此地将会出现天子。后来,果然出现了汉光武帝刘秀。现在作者在洛阳的天津桥上,已不见春陵之王气了,这地方恐怕再也出现不了刘秀那样的人物。而帮助刘秀建立东汉王朝的那些文臣武将们,如邓禹、马武等,也早已成为古人,就连明帝刘庄在永平年间为感念这些前世功臣,而在南宫云台中绘制的二十八将的图象,也早已塌圮不存了。眼前看见的只有苍茂的树木和茫茫流动的河水。面对这种情景,作者发出了深沉的感慨:“千古转头归灭亡”。自古以来,那些帝王将相,英雄豪杰,当时自是叱咤风云,在现实生活的舞台上演出了轰轰烈烈的活剧,但弹指一顾之间,就归于灭亡,成为历史的过去。由此,作者认为“功”也罢,“名”也罢,都是短暂的,不会长久的保持着的。
总括看来,作者在曲子之中流露出的情绪是低沉的,几乎近似消极;而结合元代社会现实来看,元代统治阶级残酷暴虐,社会统治黑暗腐朽,张养浩曾因直言政事,而被贬官,被废弃,这次虽被起用,但后果怎样,他无法预料。因此,他在曲中流露出了低沉的、伤感的情绪。

柳永 望海潮·东南形胜


《望海潮东南形胜》

作者:柳永

原文:

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
钱塘自古繁华。
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
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。
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
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竞豪奢。

重湖叠巘清嘉。
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
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
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。
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
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翻译:

东南形势重要,湖山优美的地方,
三吴的都会,钱塘自古以来十分繁华。
如烟的柳树、彩绘的桥梁,
挡风的帘子、翠绿的帐幕,
房屋高高低低,约有十万人家。
高耸入云的大树环绕着沙堤,
怒涛卷起霜雪一样白的浪花,
天然的江河绵延无边。
市场上陈列着珠玉珍宝,
家庭里充满着绫罗绸缎,争讲奢华。

里湖、外湖与重重叠叠的山岭非常清秀美丽,
有秋天的桂子,十里的荷花。
晴天欢快地奏乐,夜晚划船采菱唱歌,
钓鱼的老翁、采莲的姑娘都嬉笑颜开。
千名骑兵簇拥着长官,
乘醉听吹箫击鼓,
观赏、吟唱烟霞风光。
他日画上美好景致,
回京升官时向人们夸耀。

赏析:

《望海潮》是描绘北宋时期杭州景象的。词的上片描写杭州的自然风光和都市的繁华。

要谈杭州,首先把杭州的情况做个总的、概括的介绍: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东南形胜,是从地理条件、自然条件着笔写的。杭州地处东南,地理位置很重要,风景很优美,故曰形胜。三吴都会,是从社会条件着笔写的。它是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,那里人众荟萃,财货聚集,故曰都会。

钱塘自古繁华,这一句是对前两句的总结,因为杭州具有这些特殊条件,所以自古繁华。但又另有新意。如果说前两句是从横的方面来写,写杭州的现状的话,那第三句则是从纵的方面来写,交代出它自古繁华的历史。三句词,从纵、横两个方面勾画出杭州的粗略面貌,以横为主,以纵为宾,实写杭州的现状,对其历史,则是虚写,一笔带过,作为陪衬。下面,就对形胜、都会和繁华这三个方面进行铺叙。

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,是就三吴都会一句进行铺展的描写。十万,乃约略之词,只言人口之多,并不是确切的人口统计。杭州在当时就有池有湖山美,东南第一州(宋仁宗诗)的美誉。

宋南渡以后,就有了更大的发展。宋人吴自牧《梦粱录》云:柳永咏钱塘词曰:参差十万人家,此元丰(宋神宗年号)前语也。自高庙(宋高宗)车驾自建康幸杭驻跸,几近二百余年,户口蕃息,近百万余家。杭城之外城,南西东北,各数十里,人烟生聚,民物阜蕃,市井坊陌,铺席骈盛,数日经行不尽,各可比外路一州郡,足见杭城繁盛耳。

(卷十九)参差二字,写出了楼阁房舍远远近近、高高低低的景象;风帘翠幕,把人家具体化了,家家悬挂风帘,户户张设翠幕,一派宁静安详的气氛;而这大大小小的楼阁、张帘挂幕的人家,错落在烟柳画桥之中,这就不仅使我们看到了户户人家的具体景象,也看到了整个城市的风貌。

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,是对东南形胜一句做铺展的描写。这里只选择了钱塘江岸和江潮两种景物来写。钱塘江岸,绿树如云,写出了郁郁葱葱的景象;钱塘江水是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杭州位于钱塘江畔。钱塘潮的壮观景象是很有名的。宋人周密的《武林旧事》里有这样一段描写:

浙江(即钱塘江)之潮,天下之伟观也。自既望(十六日)以至十八日为最盛。方其远出海门,仅如银线;既而渐近,则玉城雪岭,际天而来,大声如雷霆,震撼激射,吞天沃日,势极雄豪。杨诚斋(南宋诗人杨万里)诗云:海涌银为郭,江横玉系腰者是也。

怒涛,写江潮来势之猛,犹如鏖战的貔虎,不就是震撼激射的景象吗?卷霜雪,写怒涛的具体形象,也就是玉城雪岭的景象。霜雪,不仅写出了怒涛如雪的白色,也写出了江潮带来的森森寒气,正如孟浩然《与颜钱塘登障楼望潮作》所云:惊涛来似雪,一坐凛生寒。只是柳永在这里对人的感受没有明言而已。天堑无涯,写出了江面的宽阔,也暗示出江潮吞天沃日的气势。

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,则是就繁华二字进一步铺展,写杭州的繁华。杭州,在宋代就有销金锅儿之号(见《武林旧事》),这是说,不管有多少金钱,都能在那里挥霍净尽。诗人在这里又深入一步,透过那重重帘幕,描写了两个方面:一是商业贸易情况──市列珠玑,只用市场上的珍宝,代表了商品的丰富、商业的繁荣;二是衣着情况──户盈罗绮,家家披罗着锦。竞豪奢,又总括杭州的种种繁华景象,一个竞字,写出了杭州富民比豪华、斗阔气的情景,在诗人的笔下,杭州真是民殷财阜,繁华得不得了。

词的下片,写杭州人民和平宁静的生活景象。

重湖叠巘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,写杭州西湖的湖山之美。这既是进一步描写东南形胜,同时又是杭州人游乐的背景。西湖是美的,苏轼说: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(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)也是写了山和水两个方面。重湖,写湖本身,西湖有里湖外湖;叠,写湖岸,山峰重叠。西湖水碧山青,秀美异常,所以说清嘉。三秋桂子照应叠二字,写山中桂花。杭州的桂花自来有名,据说是月中的桂树种所生。《南部新书》说:杭州灵隐寺多桂,寺僧曰:此月中种也。至今中秋望夜(十五日夜),往往子坠,寺僧亦尝拾得。这种传说,给杭州桂花蒙上了一层神话色彩,对人们有很大的吸引力。 宋之问《灵隐寺》诗云: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。白居易《忆江南》词云: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,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,何日更重游?杭州山中的桂子是让人向往的。十里荷花,照应重湖二字,写水里荷花。红花绿叶,莲芰清香,也是很能体现西湖特点的景物。苏轼说那里无主荷花到处开(《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》),南宋杨万里说: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: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(《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》)三秋,从时间着眼;十里,从空间着眼。桂为秋季开花,莲为夏季开花,写出了西湖不同季节的美景。

西湖不论任何季节、任何时间、任何天气,都是美的,因而游人不绝。《武林旧事》曰:西湖天下景,朝昏晴雨,四序总宜;杭人亦无时而不游,而春游特盛焉。下面便开始描述杭人游乐的情景。

先写杭州民的游乐: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羌管弄晴,写白天,写笛声。弄晴二字,写出了吹笛人悠然自得的愉快心情。菱歌泛夜,写夜晚,写歌声。泛夜二字,写出了采菱女的歌声,在宁静的夜晚,在水面上轻轻飘荡的情景。嬉嬉钓叟莲娃是就前面二句总而言之,说明这是杭州百姓在游湖,是民人之乐。

千骑拥高牙以下,写杭州官员的游乐。千骑拥高牙,写出了人物的身份,写了出游时随从的众多,表现出官员的威势。下面从两个方面写官员的乐趣。乘醉听箫鼓,写宴酣之乐。统治阶级经常携带酒宴游湖。开怀畅饮,酩酊大醉,已经写出了饮宴的欢乐,醉后还要听音乐,把饮宴之乐推向了极点。吟赏烟霞,写山水之乐。前面写了山,写了水,这里以烟霞二字来表现景物之美,体现出山川灵秀的一面。不仅欣赏湖山之美,情不可遏还要形之吟咏。这既表现出官员的儒雅风流,更衬托出了山水的美丽。词的最后两句是对官员的祝愿,说日后把杭州美好的景色描画下来,等到去朝廷任职的时候,就可以向同僚们夸耀一番了。

这首词歌颂了杭州山水的美丽景色,赞美了杭州人民和平安定的欢乐生活,反映了北宋结束五代分裂割据局面以后,经过真宗、仁宗两朝的休养生息,所呈现的繁荣太平景象。当然,这种景象还只是生活的表面现象,没有能像他做杭州附近的定海晓峰盐场监督官时那样,揭示出官租未了私租逼所造成的广大盐民虽作人形俱菜色(《煮海歌》)的苦况。这首词是写给当时任两浙转运使的孙何的(见宋人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卷一),虽为赠献之作,有一定的奉承成分,却不能说就是粉饰升平的歌功颂德的作品,它反映了当时一定的社会现实。

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:太平日久,人物繁阜。垂髫之童,但习鼓舞;斑白之老,不识干戈。举目则青楼画阁,绣户珠帘。雕车竞驻于天街,宝马争驰于御路。金翠耀目,罗绮飘香。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,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。集四海之珍奇,皆归市易;会寰区之异味,悉在庖厨。花光满路,何限春游?箫鼓喧天,几家夜宴。伎巧则惊人耳目,侈奢则长人精神。这虽然是记录都城汴京的景象,但也可以看出当时国内确有太平气象,因而纸醉金迷、竞尚豪奢,成为各地统治阶级的普遍风气。

《望海潮》所反映的,正是这样的现实。据说此词流播,金主亮闻歌,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,遂起投鞭渡江之志。近时谢处厚诗云:谁把杭州曲子讴?荷花十里桂三秋。那知卉木无情物,牵动长江万里愁!(《鹤林玉露》)当然,这只是一种传说,并不正确。诱使金兵入侵,导致北宋灭亡的原因,是由于统治阶级竞豪奢,醉生梦死的腐朽本质所造成的;引起金兵南下,给南宋王朝带来威胁的,仍然是统治阶级直把杭州作汴州(林升《题临安邸》)的腐朽本质造成的,与柳词本无关系。不过,从这个传说中却可以说明,《望海潮》的写作是很成功的,读了这首词,不由得会使人对杭州心向往之。

望海潮·八月十五日钱塘观潮


赵鼎 望海潮八月十五日钱塘观潮

双峰遥促,回波奔注,茫茫溅雨飞沙。霜凉剑戈,风生阵马,如闻万鼓齐挝。儿戏笑夫差。谩水犀强弩,一战鱼虾。依旧群龙,怒卷银汉下天涯。

雷驱电炽雄夸。似云垂鹏背,雪喷鲸牙。须臾变灭,天容水色,琼田万顷无瑕。俗眼但惊嗟。试望中仿佛,三岛烟霞。旧隐依然,几时归去泛灵槎。

是不是觉得望海潮·洛阳怀古非常经典,非常有意蕴?在此,J458.com小编推出了专题古诗望庐山瀑布,请您阅读。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458.com/a/5242484.html,并在标注文章来源。
上一篇 : 2021关于死的伤感句子
下一篇 : 2021文字控伤感句子